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行者

行者,是快乐的行动者,是执着的探索者,在行走中享受着那份独有的幸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听说曾经工作过的学校拆了 ……  

2018-02-09 22:21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前些日子,遇到一个坚决小学旁边的乡邻,交谈中,他告诉我,学校已拆除了,现在已看不到任何痕迹了,言语中有些惋惜。我一听,有些意外,前一段时间从那儿路过,还有两排红砖瓦房,虽然破旧,但至少他曾经作为学校的气质依旧彰显,每次从那儿经过,都有一种故人的感觉,可今天突然听说拆了,心中不经涌起一种失落,因为那儿是我成为教师的第一站,是我经历了教育旅途中的许多“第一次”,满满的都是回忆。
    坚决小学是一所农村小学,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师范毕业,被分配到离家六十多里的原潮桥乡,本想分学校时可以离家稍微近一些的,可当时的教办领导把我分到比较偏僻的坚决小学,据说是因为这所学校基本都是中老年教师,需要一个年轻人来增添活力,而当年分配到该乡的师范生就我一个人,这光荣的重担就理所当然得了落在了我的肩上。记得当时到学校报到时,天下着小雨,骑着自行车在泥泞的路上走走停停,因为烂泥塞进自行车的挡泥板,必须要下来清理掉,心里肯定满是埋怨和失望。好不容易来到学校,却发现学校就两排房子,后排是教师宿舍和食堂,前面是东西两座房子,各三间,六个班级,四面围墙,操场在外面,教室后面宿舍前面种植了两排水杉树,中间的田地种了些蔬菜。有些精致,也很简陋,还有些破旧。学校一共九个老师,在编的五个老师四个是四十岁以上的人,民办教师两个人,代课教师两个人。因为我离家很远,学校给我安排了宿舍,一张简易的木头床,一张脱了色的办公桌,一张未上漆的椅子,办公桌上还有一盏煤油灯,仅此而已。至今让我难忘的是,学校没有电,晚上就是一盏玻璃罩灯。遥远的路途,简陋的条件,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从学校门走上工作岗位的艰辛。
    物质条件的困难还是可以让我接受的,因为毕竟我也是一个农家子弟。让我难以接受的是,虽然学校为一些教师准备了宿舍,晚上基本是没有人住这儿的,因为他们大都是附近的,晚上都回去了,诺大的一个校园剩下我一个人,黑暗的校园就我一个人的宿舍里透露出微弱而孤独的灯光,这是我第一次在寂静的晚上独自一人空守一个空荡荡的校园。可现在想起来,我还很佩服我当时的勇气。因为我一个人在空寂的学校里,竟然一点都不害怕,孤灯相伴,读书为乐,再就延续自己在上学时的文学梦想,倒也潇洒。学校后面有一个辍学在家的少年,白天好像做什么学徒,有时晚上会到我这儿来聊聊天。有一次,他到我这儿来玩,问我:“刘先生(当时当地的人很多称老师为先生),你一个人晚上住这儿怕不怕?”我笑着说这有什么可怕的。“你知道,这个地方原来是个什么地方吗?”我摇摇头。“是个乱坟场!”他说完以为我会害怕之类的。可我镇定的回他道:“那又怎么啦?”他有些讪讪然。也许他就是想吓唬吓唬我,即使他说的是真的,我依然无所谓。说真的,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勇气,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无畏也就心中无鬼吧。
    由于我是个客籍教师,离家又很远,所以学校同事对我的生活很照顾。学校有一位烧饭师傅,跟我同姓,算起来是父辈人。本来他只要中午烧一顿饭的,可他见我年纪轻轻分到这么远的地方工作,非常怜爱我,就像自己的孩子,经常为我煮晚饭,早饭,有时有事情,就让我随他回家吃饭。开始不好意思,渐渐地也就坦然了。有一次,又随刘师傅回去蹭饭。他的邻居见了,笑着说:又带女婿回来啦!我一听有些尴尬,因为刘师傅家有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女儿。刘师傅则笑着呵斥道:别瞎说,人家可是我校的先生!后来和刘师傅一家相遇,刘师母笑着调侃我说:“剑华差点成了我家女婿。”我也只能笑笑。因为当初刘师傅带我回去吃饭,也确实有心。我听同事说他家需要一个上门女婿,对我印象不错,可他听说我家只有一个儿子,这件事就不可能了,便也作罢。而我也一直蒙在鼓里,直到同事点破,才知道有这一回事。当时年轻,不经事,也许错过了一段姻缘,呵呵。现在想起在坚决小学的这段经历,还觉得蛮有意思。
    不过在坚决小学最难忘的还是教育经历。由于我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师范生,虽然教学经验不足,但学校却将六年级语文教学及班主任工作的重任压在了我的肩上。记得我第一次跟学生见面时,发现班级里无论男生还是女生,个子都比较高,经过进一步了解,一般的学生都在十五六岁左右(当时一年级学生入学好像是八周岁),年纪最大的一个男学生十八岁,仅小我两岁,因为当时有学生留级现象,这个年龄虽然有点大,但在农村小学也不奇怪。这届学生好像是五年制改为六年制的第一届学生,也就是按理说当时他们应该上初一了。这班学生总的来说学习基础比较扎实,班风比较淳朴,还是让我比较省心的。工作中我将在师范学习到的做教师的常识尽情地展示出来,实现着做一个好老师的梦想,博得了学生的好感和喜欢。不过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班上也有这么几个顽劣的学生,学习不怎么样,非常调皮,有时甚至让人生厌。往往将我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做法认为是这个老师不太凶,于是有点儿作弄我,跟我较劲。一个叫小祥的学生,个子不高,聪明的眼神里透露着一种狡邪。不知什么原因,只要不是在学校里,遇到我从来不叫我老师,而是直呼我姓名,并且以此向同学炫耀,表示他不怕我;在学校犯错了,我找他谈心,也从来不认错道歉,就是犟着,然后在作业本上用蓝色钢笔到处写我的大名,弄得我这个见识浅薄、缺少实践经验、初出茅庐的新教师很没面子,可又想不到什么什么好的办法来解决,即使经验丰富的数学老师以及家长对他也很头疼,这个学生几乎成了我刚走上教育征途中的一个心理阴影,让我体会到了书本知识和教育实践还需要有智慧的链接。还有一个学生,叫小国,个子和我差不多高,学习不行,课上喜欢说话。清楚记得,一次讲试卷,他却下面和同桌说笑,气得我用教棒在讲桌一拍,全班同学都吓了一跳,我指着小国大声说道:“站起来!”可他却笑眯眯地望着我,纹丝不动。我又说了一遍,他依旧不动。我气急了,走过去,伸手拉他站起来,他一挣扎,我竟然没有拉动。我又拉,他再挣扎,依然没动。然后他用一种无动于衷的眼神,似乎在挑衅似的望着我,引得班上同学哄堂大笑。这件事后来怎么收场的,自己没有一点印象了。可这件事却像刀刻一样留在了在记忆中,至今不能忘掉。现在我经常跟年轻的同事说起这件事,调侃着自己当时的无能无知和无为。因为这是我作为一个老师,第一次遇到突发事情后的“武力”处理,也是一个无力的处理,它时时警示着我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需要冷静,需要机智,不能冲动……
     …………
     一个教师的教育人生总有一些刻骨铭心,总有一些难以忘怀,依依不舍。一个老乡的倾诉勾起我对刚刚步入工作的学校回忆,这是在遇见过去的自己,是一段经历,也是一段阅历。一个人经历越多,阅历就会在不断增加、更新,思考也就会越多,让自己渐渐拥有一颗感恩而努力的心,也就在不经意间清楚地认识自己,了解自己, 遇见更好的自己,从而做最好最真实的自己
    让记忆随风飘荡,不忘初心,扬起风帆,载着思绪踏上新的征程!
   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